当前位置:主页 > 市场分析 >

市场分析:哈萨克斯坦暴乱事件对油气市场的影响

发布时间:2022-01-10   浏览次数:

  2022年1月4日,由于不满政府取消液化石油气(LPG)价格管制导致价格大幅上涨,哈萨克斯坦国内多地发生暴乱事件,1月5日曼格斯套州和阿拉木图市进入紧急状态后,1月6日全境进入紧急状态。暴乱事件导致哈萨克斯坦国内互联网通信中断,政府集体辞职,央行暂停所有银行业务,超3000人被捕。应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请求,集体安全条约组织[ 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是1992年5月15日签署的政府间军事联盟,主要成员国有俄罗斯、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6个成员国。该组织追求确保集体安全,捍卫成员国领土的主权、独立和统一。]6日宣布,决定在哈萨克斯坦短期部署维和部队,协助稳定局势。哈萨克斯坦总统7日宣布,哈萨克斯坦所有地区的秩序已基本恢复,政府正在控制局势。

  由于哈萨克斯坦长期执行针对LPG的价格管制,LPG市场售价约为60坚戈/升(约合0.88元/升),远低于110坚戈/升的生产成本。2018年,哈萨克斯坦政府决定全面放开液化气价格,自2019年开始通过电子交易平台(ETP)进行液化气交易,并由能源部每月制定国内市场液化气供应计划,逐步实现从液化气的国家价格调控向市场定价机制转变。2022年1月1日起,哈萨克斯坦正式取消液化石油气价格管制,曼格斯套州LPG价格上涨至120坚戈/升(约合1.76元/升)。而哈萨克斯坦国内70%-90%汽车以LPG作为燃料,LPG价格大幅上涨将传导至包括食物在内的大多数基础生活必需品,进一步压缩多数居民生存空间,抗议示威、暴乱事件就此发生。

  哈萨克斯坦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是油气生产和出口大国。根据BP统计年鉴数据,截至2019年底,哈萨克斯坦探明石油储量300亿桶,约占全球石油探明储量的1.7%,位居全球第12位。探明天然气储量2.3万亿立方米,约占全球石油探明储量的1.2%,位居全球第15位。哈萨克斯坦境内有超过200个油气田,其中50%以上的油气储量集中在田吉兹(Tengiz)、卡沙甘(Kashagan)和卡拉恰干纳克(Karachaganak)三大油气田。这三个大型油气田均是与美国英国意大利及俄罗斯等国际能源公司合作开发。哈萨克斯坦主要生产CPC混合原油,为轻质低硫原油(API度为46.2,硫含量0.54%)。

  2020年哈萨克斯坦石油产量181万桶/日,位居全球第13位,其中60%的石油产量集中在田吉兹、卡沙甘和卡拉恰干纳克三大油气田,国内石油消费量37.9万桶/日。天然气产量317亿立方米,位居全球第22位,国内天然气消费量166亿立方米。在满足国内油气消费基础上,哈萨克斯坦可供出口的油气产量较为丰富。

  哈萨克斯坦地处欧亚大陆中心地带,西部濒临里海,北部与俄罗斯连接,南部与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接壤,东部与中国毗邻,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出口到中国的必经之路,也是中欧班列的西线运输通道。

  哈萨克斯坦国内油气资源主要通过管道出口,其石油80%通过管道运输,海运和铁路运输各占10%。主要石油出口管线)北部经阿特劳-萨马拉管道至俄罗斯新罗西斯克港出口至欧洲市场,管输能力约1500万吨/年;2)西部经里海CPC石油管道出口,管输能力约6700万吨/年;3)东部经中哈石油管道(阿特劳-阿拉山口)出口至中国,设计管输能力2000万吨/年。

  哈萨克斯坦天然气长输干线以过境管道为主,主要天然气出口管线)中亚天然气管道,该管道西起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边境,穿越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经新疆霍尔果斯口岸进入中国,目前三条管线)中亚中心管道、布哈拉-乌拉尔管道、奥伦堡-新普斯科夫管道,向北输向俄罗斯,实际输气能力合计为828亿立方米/年。

  2020年,哈萨克斯坦出口石油6850万吨(约合137万桶/日),约为全球石油消费量的1.4%,石油出口量占国内产量的76.2%。其中70%以上石油通过CPC石油管道和阿特劳-萨马拉管道出口至欧洲地区,占欧洲进口石油量的8%。通过中哈管道向中国出口石油416万吨,占中国2020年全年石油进口量的0.7%。

  2020年,哈萨克斯坦出口天然气140亿立方米,约为全球石油消费量的0.4%,占其国内天然气产量的33.8%。天然气出口目的地主要是俄罗斯和中国,向两国出口天然气量基本相当,分别约为50%。2020年向中国出口天然气74亿立方米,占中国全年天然气进口量的5.7%。考虑到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经由哈萨克斯坦的天然气输气量为315亿立方米,这三个国家通过中亚天然气管道合计向中国出口天然气388亿立方米,占中国2020年全年天然气进口量的29.9%。

  (一)现阶段哈萨克斯坦油气生产及出口未受到实际影响,但供应不稳定预期导致短期油价上行

  1月5日,雪佛龙表示铁路线路遭到破坏已经开始对田吉兹油田生产造成影响,该油田产量约为70万桶/日,但具体影响幅度尚未披露。哈萨克斯坦目前已恢复对液化气、汽油和柴油价格实行180天的临时管控,向通过电子交易平台和交易所销售液化气的全面过渡将推迟1年。其国内LPG价格已降至50坚戈/升(约合0.73元/升)。此外俄罗斯维和部队已协助哈萨克斯坦执法部门完全控制了阿拉木图国际机场,哈萨克斯坦国内局势逐步恢复稳定,对油气生产和出口的负面影响预计将逐渐消退。

  (二)中哈油气管道约占中国30%天然气进口量,现阶段中哈油气管道未受影响

  目前中资企业和中哈油气管道的安全暂未受到波及。从中国油气进口结构来看,哈萨克斯坦石油在我国进口总量中占比较小,能够从市场上寻找替代资源。而经过哈萨克斯坦的中亚管线(含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天然气)进口的天然气约占我国天然气总进口量的29.9%。若暴乱影响中亚管线,将?对我国天然气供应产生巨大影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中方相信哈萨克斯坦当局能够妥善解决问题。作为兄弟邻邦和永久全面战略伙伴,中方愿尽己所能向哈方提供必要支持,帮助哈方渡过难关。?

  (三)近期类似地缘政治事件频发,将对油气市场供应造成冲击,导致油气价格波动加剧

  除本次哈萨克斯坦国内出现暴乱事件以外,近期厄瓜多尔、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等国也宣布部分石油生产遭遇不可抗力,利比亚Sharara油田暂时关闭,原油产量下降超过30万桶/日,原油出口也受到影响。地缘政治事件频发将对油气市场供应端造成冲击,进而导致油气价格走势波动加剧。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